AI时代,和达芬奇一起列好奇清单
作者:杨倩蓉
2020-03-02
摘要:今年,是文艺复兴时代艺术巨匠达芬奇逝世500周年,为什么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(AI)当道的今天,我们得跟这位全才,学习好奇心?

今年,是文艺复兴时代艺术巨匠达芬奇逝世500周年,为什么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(AI)当道的今天,我们得跟这位全才,学习好奇心?《原则》作者,同时也是全球最大避险基金公司桥水基金创始人瑞·达里奥(Ray Dalio)说:“达芬奇的艺术品虽然昂贵,但在我看来,达芬奇的原则不但免费,而且更有价值。”这个原则,指的就是达芬奇观看世界的方式。 达芬奇有天赋,但却看什么都新鲜,并愿意去跨界追寻答案。这位被形容是“史上最能保持好奇心的人”,是艺术家、更是科学家、解剖家与音乐家。他能画出《蒙娜丽莎》、《最后的晚餐》,但也是最早发现心脏是血液系统中心的人。

问对问题,让数据更有效率

什么是好奇心?加拿大心理学家丹尼尔·伯利恩(Daniel Berlyne)将好奇心分两种:一是知觉好奇心;一是认知好奇心。知觉好奇心会激发我们用肉眼去观察,但随着持续接触相同刺激,就会逐渐减弱。但认知好奇心,是对知识的真正渴望。这种求知欲,将是所有研究和心灵探索的主要推动力。

它,将是企业与经理人,未来最关键的竞争力。

在人工智能时代,一个能问对问题的跨界经理人,将不可被取代,通过他的疑问,问对问题,才能让数据科技找出最有用答案。但要成为能跨界的通才者,首先,得对于陌生的领域,保持渴望理解的态度。

哈佛商学院企管讲座教授法兰西丝·吉诺(Francesca Gino)在《好奇心救企业》中指出,丰田汽车用“五个为什么”方法,要求员工在调查问题时习惯问“为什么”,这让员工可以跳脱既有观点,维持创新动能。

达芬奇的好奇心,到底是怎么被养成的?

绝对、绝对别满足现成答案

1452年,出生在意大利佛罗伦萨郊区芬奇镇的达芬奇,因为是私生子,所以无法进入正式学校学习拉丁文,长大后他喜欢自称文盲(不识拉丁文),但是却骄傲于自己是经验的学徒,因为,他从不满足别人给他的答案,而是靠着不断实作累积经验,挖掘真相。

他要画人体,希望构造够精准,所以解剖过30具尸体,男女老少都有,为了赶在尸体腐烂之前,解剖完毕,他彻夜与尸体共眠,伴随阵阵尸臭;我们因此在他的笔记本上看到,他如何切开人类皮肤,精细的画下人类的肌肉、脂肪、经脉与各种器官。

但达芬奇总从源头开始调查,达芬奇说:“能到喷泉取水的人,不会只去水罐拿水。”自称“经验的学徒”的他,宁愿延迟判断时间,以更接近事实。

在达芬奇所处的那个年代,文盲的人占多数,教会控制书籍的出版与教育,人们信仰的是宗教权威;达芬奇从未受过正规教育,但因为尊重真实的力量,不断自学,才得以颠覆成见与权威。

其实,我们每个人从小都有好奇心,反而是长大后逐渐钝化。今日,你有多愿意去追求事实,甘于等待摸索,好奇心的动能,就会有多大。

看事情,一定超过三种角度

达芬奇最妙的是,他相信实践经验,却又不会被经验所限。

他常说,“经验不会犯错。只有过于依赖经验,才会判断错误。”

达芬奇深究事情的时候,一定用超过三种角度看事情,去问自己是否还有其他可能,以免陷入思考窠臼,《达芬奇传》作者沃尔特·艾萨克森(Walter Isaacson)指出,达芬奇在笔记本上填满169种以方化圆的尝试;记录了730种关于水流的发现;他更列出67个单字,用来形容水流的方式。

这或许就是达里奥推崇他的原因,达里奥说:“忠于事实,是自由的延伸。”达里奥能从投资失败中获得教训,就是因为勇于正视投资失误与弱点,并找到日后避免犯错的方法,才能建立正确的投资系统。

决策会有高低之分在于,精英会先考虑所有相关信息,然后下决定。但大多数人会排斥考虑,尤其是当这些信息与其世界观或已达成结论不一致时。

要成为不被直觉左右的决策高手,好奇清单是很好的工具。

艾萨克森在《达芬奇传》里,是这样描述的:每天,达芬奇都会在笔记上列出待办清单,以及可能的解药,比如:“描述啄木鸟的舌头、鳄鱼的下巴、小牛的胎盘、观察鹅脚”。他还提醒自己,“找到算术学家,教你怎么算三角形的面积”、“找力学专家,了解如何用伦巴底人的方法修理水闸”、“问某某某,走在冰上是什么意思”。

曾经在Google工作六年张倚兰说,大数据发展的陷阱,就是只看数字不看因果。达文西在笔记上写满了他的研究观察,其实也是在搜集大数据;只是他从来没有被数据绑架,而不思因果。

打破心理谷仓!交专家朋友

全球专精某领域的天才很多,但能跨领域连结的却非常稀有。

以达芬奇的《最后的晚餐》为例,混和了科学的透视法,让观者的焦点集中在耶稣身上,他观察水的运动,联想到情感也是以波浪方式传播,所以当耶稣说有人要背叛他时,他能画出12个门徒当下的情绪波动;他在解剖学中,理解到脑神经如何传达给肌肉,所以他通过人的动作,来表达内心的想法。

达芬奇因为尊重事实,所以在探索的过程中,会容许自己“分心”!

为了雕塑马,他会先解剖一匹马;他在研究马的构造同时,他还会思考如何规划更干净的马厩,还因此发明好几种马槽系统,通过机械装置,可以补充草料桶及冲掉粪肥。

在追求答案的过程中,他还会建立自己的专家顾问团,求助专家。

当然,达芬奇的好奇心,也让他付出过代价,他常常搁置画了一半的画作,就分心做别的事情。他在圣玛利亚感恩修道院画《最后的晚餐》时,院长就抱怨他喜欢拖延,想要让达芬奇不放下画笔,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,就连当时委托他的卢多维科公爵也会提醒书记,要达芬奇签下合约,保证他会限期内完工。但更多时候,大家对他是褒过于贬,因为他在各方面表现出来的才华,令人惊叹。

先别直觉批判,达芬奇的好奇心让他太没效率。在未来的AI时代,要拼做单一事情的效率,机器其实会胜过你! Google前全球副总裁、创新工场创办人暨董事长李开复接受访问时就曾直指,在人工智能时代,大量工作面临转型或消失,下一代发展得注意四件事:第一,做你最爱的事,因为最爱才能做得最好;第二,要做就要做得深,做到连机器都没办法取代你;第三,要平衡发展,除了科技能力,还有文化、娱乐、艺术;第四,一定要人机结合,做的一切东西都不可以是在一个真空里面做,比如做一个艺术家,要想到怎么把新技术、人工智能用在艺术上。

对知识的理解要又广、又深,我们可做的第一步,就是不再轻易盲从。

如美学大师蒋勋所述:“我们身体都有一个达芬奇,有太多可能等待我们开发。”好奇心,越早释放,你的人生可能,就会越大!

热门文章